我的指尖曾经已经触碰到死亡,濒死的窒息,是一片绝美的幻象。
艺术从死亡而来,相机成为我与艺术沟通的媒介。
挖开鲁本斯的坟墓,掘开德尔沃的棺裹。
我的灵魂拖着艺术大师的尸骨驶于这个卑鄙的世界。

1 / 3

© MAK-VISION | Powered by LOFTER